御街行范仲淹


        目录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御街行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范仲淹

  纷纷坠叶飘香砌,夜夜静,寒声碎。真珠帘卷玉楼空,天淡银河垂地。年年今夜,月华如练,长是人千里。

  愁肠已断无由醉,酒未到,先成泪。残灯明灭枕头欹,谙尽孤眠滋味。都来此事,眉间心上,无计相回避。

图片发自简书App

咳咳。言归正传,开始谝闲传。

一、纷纷坠叶飘香砌,夜寂静,寒声碎。

  无边落木萧萧下,铺满石阶人不知。这是多么有意境的画面。为了显得夜更静,竟连细碎的落叶声也听到得到。况且是单纯的落叶声,而不是人或动物踩踏落叶的声音。但正是这种静平添了孤寂寒冷之意。

  那么在此句背后隐藏的是什么呀?作者没睡呀,细碎的落叶声都听得见,这不仅是失眠,而且严重失眠,建议就近就医。这说明作者心里要么有事,要么就在思人呀!

  其次就不得不感叹作者生活在了一个好时代,自然风光真美呀!

不像我个人亲眼目睹的一个不良现象:如同第一话中提到,当日去游汉阳陵,有银杏数亩,分外金黄,吸引了不少游人。游人一多,乱扔垃圾自不必提。单提一提照相这件小事。部分摄影爱好者,为了所拍照片氛围绝佳,便在无风的天气下,人为制造落日景象。可并不是抓一把落叶撒下来这么简单,而是找来较长树枝,直接抽打仍未落下的树叶,制造落叶景象。你说这,于你之后的游人慕名而来,结果看到了光秃秃的树技是何感想?还有对树木的伤害也很大呀!希望有缘读此文的朋友,引以为戒!

二、真珠帘卷玉楼空,天淡银河垂地。

  真珍就是珍珠的古称。古人是很实在的,真珍就是珍珠,不像现在光珍珠的仿品就有:涂层玻璃珠,涂层塑料珠,涂层壳珠等等。所以说古人是很省心的,说珍珠就真珠就直接用了。不像现在若不稍微掌握一些鉴定知识,就容易买到假货。

  话说作者住的这楼很高端呀!拿珍珠串窗帘,真是有钱人呀!现在人工养殖珍珠日益成熟,拿珍珠串个窗帘也得不少钱,何况劳动力不及现在的古代呢!

  然而这么豪华的高楼却没有人住,咳咳,难道作者不是人,是鬼?呵呵!所以此处作者是变着法的告诉读者,他一个人住,他孤单呀。有这么好的楼有什么用,再大的楼,累了也是睡一身之地,更何况还一个人。不像人家刘彻,修了金屋还藏娇。作者可好,别说藏娇了,连只狗都没养。

  窗帘都卷起来了,若不往外看看,倒显得白费了卷窗帘那功夫。往外一看,只见明月高悬,云淡风轻,银河垂地。这是分分钟变身天文爱好者的节奏。要是再架起天文望远镜,立马就能写论文呀!

三、年年今夜,月华如练,长是人千里。

  年年岁岁月相同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年年的今天夜里,如水的月光都像洁白的绸锻。

  这一句更说明了作者是一个天文爱好者。

作者这是年年的这一天都在看月亮呀,并总结出了规律。不变的是月亮,变的是人。我们应当为作者的这一独特爱好点赞,我就很好奇,他怎么能年年的同一天晚上都恰好闲着呢?他就没什么事干?哎!要是他有手机就不会这么可怜了。

  “长是人千里”一句,我差点把长度单位理解成了生长。话说这人要是长一千里,那得成什么样?不敢想象。哈哈,这不是玄幻仙侠小说。在时间的长河里,总是与亲人远隔千里。当时也没高铁,没飞机,千里之路还是相当远的,不像现在几个小时就到了。

四、愁肠已断无由醉,酒未到,先成泪。

  愁肠已断喝酒也难醉,那能醉吗?肠子都断了,赶紧喝点麻药吧,多疼呀!看看古人的创作态度,总喜欢拿自己开涮,一首诗写下来,整个人都体无完肤了。佩服佩服!

  后半句“酒未到,先成泪”。酒还没有入口,先已化成了辛酸的泪水。都什么时候了,还想着喝酒,疼的喝的下去吗?赶紧治肠子吧,不然落下后遗症,有你哭的时候!难怪人们常说艺术家都是疯子,个个都是要灵感不要命呀。难怪现在人的创作能力下降了,谁让医疗条件好了,人都开始惜命了!

五、残灯明灭枕头欹,谙尽孤眠滋味。

作者斜靠枕头看着半明半灭的残灯,尝尽了孤栖难眠的滋味。到这一句我就发现了本词前后矛盾之处:窗帘都是珍珠串的有钱人家,用的竟然是残灯,说好的水晶大吊灯呢?但转念一想,人家是艺术家呀,用个残灯还是很有格调的,就如同现代家装中放一截原生态的木桩一样,显得多么文艺,多么复古。

  看让我说着了吧!肠子没治好,留下后遗症了。晚上疼的睡不着不说,都不能平躺着,得欹(斜靠)在枕头上,真可怜呀。而且还自己一个人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,孤单寂寞肠子疼呀!

六、都来此事,眉间心上,无计相回避。

看来这相思离愁,不是让人眉头紧锁就是让人心痛,没有办法排遣没有办法回避。

  因为相思,所以断肠,因为断肠,所以疼得紧锁眉头。真是应了那句: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。哎!自古多情郎呀!有的人酒入愁肠,变做肝硬化。有的人真是像歌里唱的:想你想断肠!这种疼想要不反应在脸上是不可能的。反正不多说,谁断肠,谁心伤,谁疼谁知道。

(本话完,下话预告:《雨霖铃》——柳永)

(西北闲话,纯属谝闲传,不周之处,还望见谅)

(ps:因一朋友建议,西北闲话决定接受读者预定,你有没有喜欢的一首词,或者你希望被闲话的一首词,都可在每话后留言,或发简信给我,说不定,下一话就是你预定的哟)



免费SSL证书
SEO营销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