鹤唳华亭解析


冠礼案1-4集

鹤剧就是好几个案子堆一起的。第一个是冠礼案。

鹤唳华亭第一季就讲太子年已20,要举行冠礼。齐王、贵妃、以及齐王的岳丈——中书令李柏舟一起设计陷害太子,太子反击的故事。

故事反转太多让很多观众第一遍不容易看懂。故事的情节其实是这样的。小编给大伙来捋一捋。

三年前,皇后驾崩,太子守孝三年,现年20虚岁(实际年龄应该是18岁),按照古代的习俗,男子20岁都应该举行冠礼。但卢尚书去求皇帝皇帝一直没答应。所以才有开头的那一幕,一群大臣跪在雪地里。

(这里说明,太子还是不错的,有臣子愿意跟随他。不过,好像也就是老师卢尚书及他的门生。其它还真没有别的什么臣子与他来往。)

(那为什么皇帝不答应呢?既然是太子,又是习俗不是应该的吗?

但从政治角度来看,一旦举行成人礼接下来就会准备婚事,而太子“一党”就容易借助婚姻网罗朝中有权的大臣。这样皇帝更加不好制衡东宫的力量。

庶长子大王的王妃就是中书令李柏舟的独女。后面会看到,卢尚书想要推荐陆英之女却被皇帝否了,说不妥。但是娶刑部尚书张陆正之女却同意了。)

后来直到顾舅舅要去长洲才答应举行冠礼。表面上看,太子就是二人为之间的棋子。

冠礼当天,太子故人——前皇后的侍女张尚宫撞见吴内人和大王一起要陷害太子。而这其实是一个计中计。大王“写”了一个卷轴,要在太子举行冠礼的时候从城墙上抛下,攻讦太子品行。但是其实是故意让太子的人知道。最后扔下来的不是卷轴(空白的),却是一张写了字的白绢,上面写的字是“太子要诬陷大王,说大王要害他”。

(由此可知,大王他们预估太子沉不住气,会告发大王,早就准备了绢。说明这时候的太子想什么做什么都容易让人算计到。)

事情到现在看起来就好像是太子在作,而大王是被太子陷害。

(这个计谋是不是很高明?明明陷害别人的人看起来却好像是被陷害的。)

而张尚宫和吴内人也都被大王一党算计在内。选吴内人就是因为她是姜尚宫的女儿。所以,即使发现了也会庇护吴内人,不肯说出实情,从而造成对太子不利的情况。

(注意这事贵妃也有参与,中书令也有参与。贵妃在后面当了皇后经常在皇帝面前表现得很慈母的样子,其实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大王能当太子,继承王位。

后来李柏舟倒了,王妃没了价值,他们于是希望害死王妃,再娶当时的中书令张陆正次女为妃。

因为贵妃家里一直没有人当官的,这也是因为皇帝非常害怕外戚专权。所以,即使宠爱贵妃,却从来不给他们亲戚官职。只给金钱,安平伯就聚敛了很多的钱财,但是后面又被皇帝给逼出来了,充了国库。)

太子由于母亲死了、妹妹死了、舅舅经常在外打仗或者驻军,和父亲关系又不睦。体会不到亲情,所以对于身边的人都十分珍惜。比如卢尚书、张尚宫。

冠礼举行之前,张尚宫已经把大王要陷害太子之事告知太子。太子没有告诉皇帝,却在冠礼举行的时候,提醒皇帝和大臣大王要陷害他。

而此时城墙上张尚宫掉下来,还有一张白绢。事情变得有点扑所迷离。于是开始调查。一边的人在找人证物证。一边的人在毁灭人证物证。

人证就是张尚宫和吴内人,物证就是卷轴。

这里面有很多可以寻味的地方。

其中之一就是皇帝对太子的态度,到底是怎么样的。

首先,皇帝是一个很精明的人,看两个皇子各执一词、言之凿凿,但他早已经知道两人都在说谎。

(他是怎么知道的呢?因为萧定权好不容易争取得来的冠礼,肯定不会自己傻傻地去借这个机会诬陷大王要陷害他。所以,城墙上扔下来的白手绢上写的字根本不足信。一定是有人捣鬼。而,太子又告诉皇帝张尚宫已经将大王要陷害太子的事情告诉太子,张尚宫是前皇后旧人。不是真的,不会害自己的前主子的孩子。所以基本上就可以肯定这事情是大王做的。因为,皇帝什么都没说打了大王一记耳光,其实就知道大王肯定逃不脱干系。大王是在撒谎无疑。)

(而为什么说太子也在撒谎呢?就是太子说的让张尚宫替换了大王写的卷轴,而且藏起来了。这就是太子高明的地方,他是为了反攻大王临时编纂的。其实是将计就计,打的是攻心战。

意图其实是让大王和那个侍女吴内人还有姜尚宫紧张,都去找那个藏起来的卷轴。

由于张尚宫是前皇后的故人,所以藏的地方指向懿宁宫。这样吴内人他们也去找,就暴露了吴内人。太子再派人假装做掉吴内人。且让姜尚宫和大王误以为这个已经除掉了。)

然而皇帝此时仍想保大王,不希望“家丑外扬”。于是带着大王去找太子要卷轴。希望赶在第二天上朝之前,把这个事情“私了”了。或者亲眼看看是不是有那个卷轴。因为大王打死都说没写过。(其实不是没写,而是用水写的,水干了就没有痕迹。)

结果果然太子拿出来的卷轴是空白的。皇帝当时很生气,对太子说“太子就这么拿去告知天下吧?” 言下之意是太子做事太不周全了。这样如果上了朝堂,真的会被臣子们骂死,估计储位都不一定能保住。

皇帝很快明白这是一个计中计。而且他大概也知道凭大王自己想不出这样的计谋来,肯定背后有人操刀。那必定是李柏舟。目标就是太子。于是他反手就给了大王一巴掌。

(太子对姜尚宫说,“只要他一认错…哼哼)

大王被打完还是懵的。可见大王反应很迟钝。但太子虽然表面软弱,其实脑子转的很快。早已经派人同时去控制证人了。

(皇帝打完大王,跟李重夔说,你在想什么?卷轴是空白的不是很奇怪吗?你是不是以为我一味责怪太子是不是糊涂了?朕很清楚…)

皇帝知道大王犯错之后是怎么处理这个事情的呢?

他最后长叹一口气,还是决定让太子第二天主动认错。

背后有无奈,知道太子要受屈,但也是为了要历练太子。因为今天他在,还能保太子。他日,他如果不在了,太子如何与这群老奸巨猾的人抗衡呢?大概也是,“父母之爱子女,则为之计深远”吧。

他自然希望这事就这样算了。算了,于他,不仅仅是放过太子,也是放过了大王。

不过太子和皇帝都知道,如果太子认错,一定会被李柏舟一派攻讦。但正好趁这个机会,看看朝堂上,哪些人是太子背后的势力。哪些是大王或者说李柏舟背后的势力。皇帝如果要为太子涤清道路,也要看谁可以依靠。皇帝从来没有想过让大王继承王位,因为大王先天不足,没有好舅舅。权谋方面不如太子。太子的缺点是太过重情重义。

(皇帝两次说让太子认错,第一次太子说他不会认错。皇帝生气。第二次是看见空白卷轴后,皇帝明白太子中计,仍让李重夔去跟太子说,让他听话一点。这背后其实是皇帝有他的想法。但是还特别交代了一句,不要说是皇帝说的。其实是怕太子伤心。)

太子原本不肯认罪。但是他答应要保尚宫局一局人平安,虽然没有保住张尚宫,却想保她的局人。于是,他在朝堂上,编造了自己的罪名。同时,他也将信将疑,想试探皇帝是否会保护他。

果然,朝堂上李柏舟咄咄逼人,不肯放过太子。皇帝被逼之下一直在让步。李认为不惩罚太子,就是默认大王有罪。非要惩罚太子。皇帝不得已让太子到宗正寺反省。(但内心其实极不情愿,不过是迫于李柏舟的嚣张气焰。)

当皇帝说押太子到宗正寺反省等待发落地时候,其实他还是在保护太子。因为宗正寺是属于皇帝家事。不由外臣参与审理。

可能在太子看来,前朝宁王肃王之争的时候,宁王就是进了宗正寺再没出来。所以,他的不信任感就出来了。又疑心父亲诓了他。要废他。因为一进宗正寺,即使皇帝不废他,群臣也会猜忌他国本不稳。

因为背景里有交代,说太子从小战战兢兢,又总是哭哭啼啼的。看起来不像很勇猛的人,似乎很软弱可欺。皇帝对他还处于考验阶段。

皇帝对他说,坐储君这个位置的人要有能力。但后面会发现太子其实是有小怯和大勇。而且很爱国为民。这是后话。

皇帝对太子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呢?他说了几句话。大王于他先是儿子,才是臣子。而太子于他,先是臣子,后才是儿子。

皇帝时刻提醒自己,这个是国家的储君。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儿子。所以不能心软,恰恰相反,要把他扔到豺狼虎豹中去历练。


但是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皇帝那日晚上打开柜子拿出皇后画像的情节可以看出。其实皇帝很喜欢三郎,但是三郎和父亲心理上有距离,因为皇帝老是没空陪他。皇帝还很嫉妒舅舅。夜晚来临的时候,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子,都写下了盔甲和面具,露出软弱和温情的一面。但是,一到白天,这些温情又会消失。


这是权谋剧,大的背景其实是皇帝萧睿鉴的权利不够大,可谓内忧外患。朝堂上有权相,权相背后还有一批的臣子。皇帝的决策权不够大。而军权在顾家军手里。他都调动不了。边境上又有外敌侵扰。

历史上,隋朝时确立三省六部制,西汉继承了这种制度,但是到了宋代的时候,文武两个大权其实都在皇帝手里里。到了明代朱元璋当皇帝由于丞相中书省权力太大,军权架空,让他感觉到威胁。最后结果是朱元璋颁布《废丞相、大夫,罢中书诏》,皇帝直接统领六部。

所以,天心,就是要定权。也就是要集权。回收中书省和军权。

当时,皇帝和李明安对弈,对李明安说,“我能依靠的只有重夔和你了。”

这应该指的是军权方面。后来有一集,射柳的时候,皇帝还要从中书令那里削掉他的军权,让李明安带去长州。为此皇帝不惜赐给大王玉带。

由此,可以看出皇帝实在是惶惶终日啊。日子不比太子好过。

财务方面,李柏舟和安平伯一起搜刮了不少钱财。国库没钱,皇帝给妃子们的首饰钱都拿不出来。

历史上,也有贪官比如大太监刘瑾当时就贪污受贿了好多钱,皇帝明武宗朱厚照的国库里反而穷得要死。

所以啊,大家都没看到皇帝的难处。太子呢,其实一直也都是想的是自己。至少最开始是这样的。总疑心父亲偏心,自己呢也受不得委屈。

皇帝自己尚且如此,担心国家灭亡自己成为罪人,也对不起列祖列宗。更担心自己的太子眼下这情景,将来即使登上皇位,也不能持久,怕是王位会旁落他人。

历史上,汉宣帝和许平君相识于微时,后来结为夫妻。夫妻情深,汉宣帝继位后,将许封为婕妤。后臣子们要将霍光之女升为皇后,但汉宣帝力排众议让许做了皇后。可后面许被霍光之女毒死,汉宣帝的太子虽然不太合适,可是汉宣帝念及许后,并没有提废黜之事。

这里的剧情也颇有相似之处,太子有一次说皇后是贵妃害死的。但是没有具体展开。

皇帝和前皇后感情很好却是真的。所以,皇帝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呢?虽然心里对太子不满,却也没有说要废他。另外,毕竟顾家还掌管着兵权。

三年前,顾的兵权就差点不保。

其实历史上,类似的故事也不少,有的比这个太子更惨。比如汉武帝晚年和卫子夫,儿子刘据的故事,就有几分相似。

卫子夫的弟弟也就是卫青是当时的大将,太子刘据的表兄弟霍去病也是大将。但是巫蛊之祸中,卫子夫自杀,仁厚的刘据被逼抵抗,于是被陷害谋反,最后也自杀了。后来汉武帝调查得知自己的太子是被江充陷害的,遂杀了江充全族,又建思子宫。

都说虎毒不食子,但是有些帝王为了皇位本来是不怕弑母杀父、手足相残的,甚至对自己的子女也敢于痛下狠手。比如,江充就是看到汉武帝对自己的女儿都敢杀,才对刘据下手。

这一点,《鹤》剧中张陆正背叛自己的女儿,其实从历史角度来看也没有什么出奇了。

汉高祖刘邦在和项羽大战时,有一次逃命,嫌弃马车跑的太慢,要把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推下车去。

第三集在明堂上,中书令太过嚣张。而且直指太子软肋,要害卢尚书。打击与太子有关的大臣。卢尚书也是太子要保护的人。所以太子干脆一口咬下认罪。心中是对皇帝食言的失望,也是对势力争夺中的无力抗衡。皇帝一直面无表情,喜怒不形于色,旁观不语,但心中知道太子一直被踩着打。只看太子如何应对。

太子在隐忍之后,决定要反击。遂拿出证人证物,并且再次用攻心术(前面太子说自己已经模仿齐王字体写了一副假的),让大王急于辩白,在众大臣面前漏出马脚,承认是自己诬陷太子。

(剧情到这里皇帝终于露出一个微笑,中书令眼睛一闭,功亏一篑,偷鸡不成反失米。所以,到第三集这个冠礼案结束前,就能看出太子和大王完全不是一个段位的。太子是当储君在培养的。大王只能当儿子来宠爱。皇帝的演员王志忠老师也说,皇帝留大王不之藩其实是为了历练太子。说看不懂的需要仔细看。)

这样的权谋计策,严丝合缝,丝丝相扣。整体看下来就是,“想阴我没那么容易,而我想阴你,随随便便。”所以太子在承上人证“物证”之后,用教训的口吻和大王说话。实在是看不上他们这此手段。

太子的手段一直是不差的。只是不想伤了手足感情而已。

齐王露馅之后,皇帝交给太子全权处置。太子原本要把齐王关宗正寺反省,但念在皇帝与齐王感情深厚,怕再生变故,于是决定送皇帝一个人情,但却换来了齐王之藩的承诺。这个结果已经不错了。

至此,太子已经让齐王在皇帝面前“失分”,久经沙场的老手,皇帝一眼看出太子手段高明,沉得住气。而大王不堪重用,留在京城也没什么用了,再滋事估计姓名都难保。

皇帝对大王和贵妃母子三人是有感情的,希望保他们平安。

至此,从政治角度,太子利用对手扳倒了对手。这一切大概在他知道被陷害的时候已经在谋划了。

不过朝堂上的这一段对白,还是能看出太子被教育得过于像一个“君子”,士大夫,而不像一个君王。

他崇尚礼教,尊师重道。但是,后面他会变成什么样呢?其实,小说里有说,虽然母亲和老师这样教导他,但是他已经做不成那样的人了。实在太难了,环境不允许他做那样的人。

因此,在明堂上的这一段话,反转其实是太子内心的纠结。他又想对敌人下狠劲,他又狠不下心。因为那是兄弟是父亲。但是,对方虽为兄弟,形同陌路。实在比陌路还不如呢……

当一个人的教养和他所处的环境极为不相称的时候,他的为难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所以,近代历史上发生人祸的时候,很多人因为环境变得是非黑白颠倒,而自杀,也是不奇怪的了。

太子其实确实是替换了卷轴的,只是这个轴子后来找不到。便以为是被烧了。于是用了一个假的空白的来诈齐王。没想到齐王真的上当了。但是,可以想象这个过程中,于他也是心惊肉跳、像走钢丝一般。

在第四集的20分11秒,殿帅在房梁上找到还没有烧完的卷轴。上面是太子写的字:

馋其有端,罪实无名。

全君臣义,成父子亲。

家国永安,天下平安。

君子今日,百罹成人。

不过有意思的是,太子最后在朝堂上用的却不是再复制一个这个字。(当然这样复制没有用,因为是太子手笔。)可见太子不屑于模仿大王字体陷害他,做这种勾当。他一直是清白的、干净的。而环境却如此肮脏,他就变得如此格格不入。

唉…… 哀……

即使是舅舅,价值观和他也是不同的。他的孤单不仅仅是不能轻易信任一个人。还有价值观上的不同。

皇帝看完,感叹说,

“有时候朕真是不明白,朕的太子,到底是精明,还是天真。”

其实,太子是精明能干的,这是无疑的。而他也是天真的,他心中有一道白月光。大概就如同他的老师和他的母亲对他的影响。

在他的成长过程中,父亲对他的影响太少了。所以他自己也说“生于深宫,成于妇人之手,本宫就是个实例。”

所以他过于柔软,不够心狠。小说里说他对下人是很不好的,但是剧里头三集就说他为了救尚宫局一局人性命。

《荀子.哀公》:“鲁哀公问于孔子曰:‘寡人生于深宫之中,长于妇人之手。未尝知哀也,未尝知忧也,未尝知劳也,未尝知惧也,未尝知危也。’”

这个太子的成长环境,也是旧居深宫的。影响他的大概也就是老师吧。旧时的王子们的成长环境也是因人而异的。除了听老师讲课,家庭教育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。但是,皇宫里哪里有那么多“家庭”概念。很多的王子也就是被仆人们仕女们带大。不然,古代为何会有那么多宦官干政,还有皇帝爱上比自己年长的婢女呢?(比如朱见深和万皇后)

第四集描写太子准备去找皇帝请罪,却撞见大王与皇帝情意深深。于是转身离开,遇见老师,情绪马上变得温柔,想要讨一杯茶喝。可是却遭到拒绝。

卢尚书为外臣,爱太子,却不敢与之亲近。亲近太子之人,太子却不敢相信。这样的尴尬与多疑之下,他的孤单寂寞就越发明显。所谓,皇帝太子自称“孤”,并非无来由。



淘小铺资讯
活动策划门户网
猜你喜欢
上一篇:放120个心 放120个心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