卢筱嘉


我是一个生世可怜的小女孩,1898年出生于山东,幼年时因家贫而到处流浪,尝尽了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
父母无法抚养我长大,无奈之下只好把我卖给了戏班子,学习京剧。

露兰春

那时候学戏是痛苦的,俗话说戏是苦虫,不打不成戏。

“要在人前显贵,必须人后受罪!”

我不知挨了师父多少打骂,才终于熬出了头。

我师父见我唱文戏音色嘹亮,功架沉稳,便决定带我去上海唱戏,好赚大钱。

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随师父去了上海。

上海,远东第一大都市!

我也要去上海了,等待我的究意是什么呢?是繁花似锦还是满目苍凉呢?

我不知道…

在去上海的路上,师父告诉我在上海唱戏是很风光的,也是很危险的。因为上海是冒险家的乐园!一个乡下女孩若没有靠山,是唱不久的。

我静静的听着师父的话,心里不免有些忧愁。

师父看出了我的心事,笑着对我说:

“丫头,你不要害怕。为师我早就为你打点好了一切,给你在上海找了个养父,他可是上海滩大亨黄金荣的徒弟哦!有了这个养父做靠山,你一定能在上海站稳脚跟的!为师我也能沾点光!”

“黄金荣,上海滩大享?他真的有那么厉害吗?”

我痴痴的想着…

我与师父来终于来到了上海,这座繁华的大都市。

在上海,我按照师父的话拜了干爹。

我养父在巡捕房当翻译,他经常带着我去黄金荣家拜访。

黄金荣是一个麻子脸,眼睛很大很凶。我有点怕他。

黄金荣

黄金荣仿佛很喜欢我,他每次见到我总是笑眯眯,连脸上的麻子都跳起了舞。

黄金荣比我大30多岁,我叫他“公公。”

黄金荣还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婆,她叫林桂生。

据说黄金荣能发家致富全靠他的老婆林桂生的帮衬,所以黄金荣很畏惧桂生姐。

黄金荣答应我养父一定会照顾我的,并给我起了一个好听的艺名一一露兰春。

黄金荣做到做到,他为我请了京剧名家特意的载培我。

我很感激“公公”对我的培养,学戏时自己很勤奋,再苦再累也不怕,一定不能辜负了“公公”对我的期望。

我刻苦钻研戏文,没过几年便成了一名出众的坤角文武老生,还当了“公公”开的“共舞台”的台柱子。

露兰春舞台演出

我开心极了,自己的努力付出得到了回报!我下定决心一定要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!”

我怎么也没料到,“公公”黄金荣竟对我起了色心!

我一天天的长大了,容貌欲发楚楚动人了。

谁料想,这竟给我带来了灾难…

黄金荣本就是一个色中饿鬼,所有的漂亮女人他都想占有!只因自己的老婆林桂生管的紧,才没有纳妾!但偷偷摸摸的玩弄了不少的青春少女。

“黄金荣他说喜欢你,要你做他的情妇。”养父笑吟吟的告诉我。

“什么,公公要我做他的情妇!”我听了大惊失色,面如死灰!

黄金荣比我大30多岁,相貌丑陋!我只有18岁,正当年华!

“不,我不愿意!我不愿意!”我哭着跪倒在养父的身边,求他救救我。

养父根本不理会我,他正高兴自己能巴结上黄金荣,哪管我的死活!

我又悄悄地找到了师父,向他老人家哭诉自己的委屈。

师父也无计可施,他也不敢得罪黄金荣的。

我每天过的昏昏沉沉的,心中充满着不安与恐惧。

黄金荣利用他的权势,对我威逼利诱。我在上海无亲无故,走头无路中被迫做了黄金荣的情妇!

我少女的贞操毁了!黄金荣占有了我的身体。

我恨,我怨,可我没办法…

黄金荣与我姘居期间,还有一位有势力的人物一直在追捧我。

那个人就是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一一卢筱嘉。

卢筱嘉他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绔纨公子,与孙科、张学良、段宏业被时人称为“民初四大公子。”

卢筱嘉爱看戏,到“共舞台”看了几场戏后,便相中了我,经常到在戏台上下送花、约会,对我展开了猛烈的攻势。

露兰春的老生造型

我己经是黄金荣的女人了,怎么能与别人交好呢?况且我根本看不上这个卢筱嘉。

卢筱嘉对我的冷淡态度很不满意,决定一定要让我当众出丑。

一天,我嗓子不舒服,在舞台上唱戏时不小心走了调。

卢筱嘉抓住了机会,大声喝倒彩,羞得我在舞台上抬不起头来。

黄金荣早就对卢筱嘉这个小情敌不满意了,见他敢如此放肆,心中自然十分的恼火,在没有搞清楚卢的底细,便冲过去对着卢筱嘉就是两记耳光!

黄金荣没有想到,他的这两记耳光可闯了大祸了!

卢筱嘉不是一般的纨绔少爷,他可是军阀的儿子,受此屈辱岂能善罢甘休……

没过几天,卢公子就带着几个便衣警察假装又到“共舞台”看戏,待黄金荣坐在观众席上满心欢喜地看着我演出时,卢筱嘉突然冲出来拨枪对准了黄金荣……

黄金荣见势不妙,起初还想训斥,很快又有一把手枪对准了他的后脑勺…

黄金荣知道自己这会栽了,拳头敌不过手枪,只得乖乖地跟着卢公子走了…

黄金荣这个上海滩赫赫有名的大佬被关进了龙华监狱,做了阶下囚!

黄金荣的老婆林桂生虽然恼恨丈夫偷情,但还是联系了杜月笙,请他想办法尽快救出黄金荣这个老冤家。

上海滩三大享:杜月笙,张萧林,黄金荣

经过杜月笙的努力调停下,黄金荣赔偿卢筱嘉一大笔钱,终于可以回家了。

我心中暗喜,也许黄金荣经过此劫能对我罢手呢!

可我想错了……

黄金荣经过此劫,非但没有收手,反而促使他下定决心要娶我过门。

我知道后如五雷轰顶,不知所措!

我唯一的希望就是黄金荣的老婆林桂生了。

我清楚依林桂生的脾气是绝对不会让黄金荣这么做的。

于是,我向黄金荣提出了两个条件一一

1、要从林桂生手里接撑黄家全部的财权。
2、自己是清白女儿身,要正式举行婚礼,坐龙凤花桥。

我的两个条件即刻苛又无理。

我认为林桂生与黄金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。这样我便可以脱身了!

林桂生确实是一个很不简单的女人,她是上海滩著名的“白相人嫂嫂”。

林桂生嫁给黄金荣己不再年轻了,但她心思慎密,足智多谋!为黄金荣的发迹立下了汗马功劳!可以说没有林桂生就没有现在的黄金荣!

黄金荣一直都很迁就林桂林,本来他是满着老婆与我姘居的。

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林桂生在外耳目众多,很快就知道了自己丈夫在外干的好事,还带领手下来砸过我们的房子。

但此次黄金荣是铁了心的要娶我过门,面对林桂生的吵闹威胁,竟然置之不理!

黄金荣决定同意我所提出的所有条件…

林桂生心凉了!她知道丈夫对自己己是恩断情绝了!余其留在这里受气不如自己主动离开的好。

林桂生提出:只要黄金荣给她五万元赡养费,自己就与黄金荣离婚,从此互不相干。

林桂生的这个决定不仅让黄金荣,杜月笙大感意外,也彻底绝了我的退路。

我在万般无奈之下,只有硬着头皮嫁给了比自己大30多岁的老头子一一黄金荣!

我年纪轻轻就得每天面对着这个丑陋的老头子,心中有着无数的委屈与愤怒!

我每天故作姿态,喜怒无常,想让黄金荣厌恶我。

谁料到黄金荣对我百般殷勤,极其所能的讨我的欢心。

可黄金荣越是这样,我就越讨厌他!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了解我,他完全是用手段逼我就范的,我恨他毁了我的一生幸福!

结婚几年里,我在物质上锦衣玉食,感情世界里一片荒芜!

我每天都沉浸在无法自拔的痛苦中,只能到处游玩来缓解我的忧伤。

一日,无聊倦待的我去戏院看戏,意外地结识了上海颜料业富商薛宝润的二公子薛恒。

薛恒为人风流倜傥,是有名的戏迷,又特别嗜好皮黄。

薛恒对我一见倾心,惊为天人!

薛恒虽是富家公子,却没有纨袴子弟的轻浮,他对我体贴入微,呵护有加。

我认识了薛公子后才知道什么叫“爱情”。

但我还是很害怕,薛家虽有财但比起黑帮大享黄金荣来简直太弱小了!我很担心会连累了心上人。

薛公子对我一往情深,他不断的鼓励我摆脱困境,开始新的生活。

“我是人,我要过人的生活!”我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。

为了心中的爱情,我决定放手一搏!我要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,我要和自己心爱的人比翼双飞!

爱情给了我智慧与勇气,我终于想到了摆脱黄金荣的办法了!

露兰春

趁着黄金荣外出应酬的时候,我带着保险柜里能影响到黄金荣命脉的帐目本,以及我们的结婚证,从黄府潜逃出去,与恋人薛恒躲在一个秘密的地方。

我与薛公子去了法租界投奔在会审公廨担任华籍推事的聂榕卿。

这位聂推事刚正不阿,在社会上颇有些声望,他因雅好戏剧,我也曾拜他为义父。

我与薛公子一起恳求聂推事帮忙搭救我们出苦海,正直善良的聂推事一口答应下来了。

黄金荣对我私奔勃然大怒,但又考虑到自己的全部秘密文件都在我手中,不免有些投鼠忌器,不便立即采取行动。

黄金荣托人找到聂推事告诉他我席卷了黄老板的财物,让他识相点不要多管闲事!

聂推事不惧权势,告诉黄金荣的手下一一

“强扭的瓜不甜,露兰春女士己决意与黄老板离婚了,请黄老板三思。至于财物问题可以由露兰春与黄金荣他们共同商量解决,既然事情己无法挽回不如好聚好散,否则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!”

黄金荣又找来我的养父来解决此事,想劝我回头。

我态度坚决,表示自己再也不回黄府了,一定要走自己的路。

聂推事还把我们的事告诉了外界,争取到了一大批的同情者。

黄金荣虽心有不甘但摄于形势,只好同意与我坐下来谈判,解决离婚问题!

最后,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我与黄金荣协议离婚了!

我除了将公文包原样归还黄金荣外,还接受了黄金荣提出的今后不准再登台唱戏的条件。

我终于自由了,我终于可以与薛郎在一起了!

我与薛公子相拥相抱,喜极而泣!

我再也没有再登过台,唱过戏。

我是多么希望能再上舞台啊,可是黄金荣警告我经后不许再上台唱戏,我知道他有权有势,心恨手辣,我只能告别了粉塞人涯……

好在我有自己的爱情,我终于可以做我自己了。

我与薛恒结婚了,我们非常的恩爱。薛恒对我很好,什么都依顺着我,我们一共生养了七个儿女,我决定戒了鸦片,好好与丈夫过日子。

在爱的浸润下,我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副模样,我再未提及过登台唱戏的事,只一心在家里相夫教子……

可惜,好景总不长……

1936年7月,我因戒除鸦片不当,在上海大华医院里闭上了眼睛……

那年我只有38岁。

薛恒抱着我哀嚎痛哭,孩子们也都失声大哭……

我也想多陪他们走下去,可是大限将至,无药可医……

我还还是离开了我爱的丈夫和孩子们……

我身虽然离去了,但心永存感激,我是幸福的女人。

我是不幸的,也是幸运的!

我的幸福是靠我自己的努力争来的……

我死而无憾.……


注:露兰春(1898—1936.7),是民国时期上海滩著名京剧老生女演员。原籍山东,幼年时到处流浪,后学京剧,改名为露兰春。

1922年露兰春被黄金荣强行娶为妻室,艺术生命遭到扼制,渐少登台演出。

结婚没几年,露兰春与戏迷薛恒相恋,1925年与黄金荣离异后又嫁给薛恒,正式脱离了舞台生涯。

1936年7月,因戒除鸦片不当,露兰春便在上海大华医院辞世了,辞世时,露兰春年仅38岁。


作者简介一一婉儿(婉㚥):一个喜欢读书,痴迷历史的女子,爱写文章的小女子。什么是好文章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写文章就是写自己想说的话,想写的事。这就是我,一个尘世中的俗人,何愁深谷空,幽兰自飘香!



百万医疗险
正前线股票网
猜你喜欢
上一篇:李小凯 四驱小子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