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色丝络


1

端午节吃粽子,好像古今皆同,南北恒是,但是粽子的馅料和粽叶的种类却是大相径庭。

少时在故乡,也吃粽子,只是馅料简单,除了糯米红枣红豆,白糖红糖馅料之外,仿佛再无其他。

及至离家求学后,才知道粽子的馅料类似月饼的馅料,原来可以丰富多彩。等吃过肉粽和蛋黄馅料之后,终于明白除了粮食的平和清雅之外,香气四溢,咸味可口也可以是粽子馅料的特征。

至于粽叶,从前在故乡,有长在水边的长长的新鲜的苇叶,也有长在山上形状如手掌的称作“桲椤叶”的“槲叶”。苇叶蒸熟后,还能保持着丝丝缕缕的黄绿色,而“桲椤叶”蒸熟后却是一片棕色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等到离开家乡,又见识到了用宽大的荷叶来包方形的粽子,蒸熟后带着点点荷叶的清香,味道也极佳。

再后来又知道南方包粽子常使用“箬叶”,亦有“芭蕉叶”相佐,不禁慨叹国人对于美食的执著劲来。

2

当然,端午节除了食粽子之外,还有各种各样好玩的风俗。

编五色丝线,挂美丽香囊大约就是端午最漂亮的习俗了吧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古人以“五色”为吉祥,所以端午日缠的丝线就为五色,常见到娃娃们嫩藕样的胳膊上,于胖乎乎的手腕处,系一条五色丝线,于夏日的晴空里,微微的凉风中,飘飘摇摇,闪闪耀耀,可爱又美丽。

或者于衣襟上系一小小的香囊,缀着红色或者黄色的穗子,随着孩子们的东奔西跑,香囊一颤一颤,香气也随风飘摇,极是令人欢喜。

我因为极其笨拙,所以,一直未曾亲手编过五色丝线,亦不曾缝过美丽香囊,但是,却又颇得命运青睐,每年的端午却总是有丝线可缠,有香囊可戴。

少时在故乡,隔壁邻居家慈祥的老奶奶,每逢端午,必定会从针线筐里取出大把的五色丝线和美丽香囊,分发给左邻右舍的孩子们,而我们并不是有秩序地排成一队,而是呈圆形,簇拥着针线筐,探着或大或小的脑袋,叽叽喳喳着,仿佛啄食的鸟雀。

少时的香囊并不是现在的光滑丝绸,而是做衣服剩下的各种颜色的布料,被节俭又手巧的老奶奶收起来,于闲暇之余,给邻里的孩子们送去最美好的祝福。

在我的故乡,这种美德一直延续至今。

从我离家求学,直至现在携着儿子归乡,我家的左邻右舍总是会送去各种她们认为我在外面吃不到的东西。

有用瓢端着淡青色皮鸭蛋的,有用筐送去饱满花生的,有用袋子装着鲜嫩玉米的,甚至于某年寒假我携子归乡,隔壁邻居还在初五日用碗送去豆面熬的干地瓜叶,说是小孩子吃了后一整年都不会出毛病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初始时,我年少气盛,总是拒绝说,“外面什么都有,比家里上市的更早”,及至年龄渐长,终于从那些细小琐屑的农产品里读出了浓浓的情分,也才真正入乡随俗,开始收下各类小礼物,然后回赠出一些从城市里买回的精巧的小点心,美味的糖果之类。

3

端午节,当然还离不开艾叶。

每年的端午节,我总会花五毛或者一块钱,从市场上或者胡同的小商贩那里买上一束艾草,插在门楣之上,看它们从新鲜的浅白绿色,经过一整年岁月的熏染,变成了干枯的黄色,然后再买了新鲜的艾草替换,就这样周而复始地感知着时令的变迁,岁月的更迭,也便知道了“天道有序,万物有时”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其实,年少时在故乡,我看到的不仅仅是端午节插艾草,我看到更多的是夏日傍晚悬挂着的艾草,由于被点燃而发出的袅袅青烟,闻到的是艾草特有的掺杂着药香的幽幽香气,那是故乡的人们特有的驱蚊利器。

暑热的夏日,晚饭后,院子里泼上的那层湿湿的水,会散发出丝丝的清凉,深黑色的夜幕上是明亮的星星,夜幕下是摇着蒲扇乘凉的人们,三五成堆,共话桑麻。

那半开着的门框上,悬挂着长长的艾草编成的如同辫子样的束条,因为是半干,所以,燃起来烟熏火燎,因此,并不敢紧闭门窗,只是用来驱赶蚊虫,使其不敢叮人。

那种燃烧的艾草特有的清香伴随了我整个童年,和现在使用的蚊香是完全不同的感觉,常常令我泛起思乡的情感。

4

五月榴花妖艳烘,绿杨带雨垂垂重。五色新丝缠角粽,金盘送,生绡画扇盘双凤。

正是浴兰时节动,菖蒲酒美清尊共。叶里黄鹂时一弄,犹瞢忪,等闲惊破纱窗梦。

欧阳修的这首《渔家傲》,伴随着如火一样盛开的榴花,伴随着香甜的角粽,穿过了时空,踏着时令,缓缓而来。



麦子SEO
净水器加盟资讯网
猜你喜欢